Category Archives: ARTIST

lucian freud——just flesh

lucian freud(卢西安·弗洛伊德)——没有美只有真实的皮肉 我不要人们注意的色彩,我要的是一种生命的色彩。 卢西恩·弗洛伊德(Lucian Freud)是著名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说创始人西蒙·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孙子,1922年出生于柏林。 15岁时,进入工艺美术学校,主攻素描,同时也画油画。由于犹太人的背景,1933年,他家逃出德国,搬到苏格兰定居,并加入英国国籍。同年弗洛伊德进入英国圣工会绘画学校,成为该校校长莫里斯的学生,系统地学习了欧洲古典绘画技法,并且受到了超现实主义的影响。 1940年开始成为职业画家。 卢西安·弗洛伊德20岁以前的作品几乎全部直接依靠观察所得的材料。那时候的英国、实际上是慕尼黑的英国–已被战争的预兆吓得毫无生气,人们心理所郁积的莫名恐惧远多于言行的表露。或许是幼年时期的性格导致,也可能是他对现实的敏感,他青春的灵魂被二条看不见的线导引着迂回在感觉和梦幻的旅途。 六十年代的卢西恩·弗洛伊德的确远离了喧嚣的国际艺术潮流,开始向自己领域的纵深方向掘进,与真人等大或整个上去痹绘人更大幅的作品里,被画者常有一种不屈的姿态,或头部颂斜向后,或双臂抬举,作品主题迷失在前所未有的生动效果之中。好似一股强烈力量驱使画笔,呈环状的、Z字形的、拱形的笔触在粗帆布上敲击出粗暴的肌理一-这种激斑翻腾的曲线是50年代末期画法的升华,足以让人产生震颤的惊异。 人体是弗洛伊德一生探寻和表现的主题,在他的一张张画布下,一具具人的血肉之躯一丝不挂地呈现在观众的眼前,弗洛伊德画皮,画肉,他更想画的是皮肉之下的灵魂。 他喜欢将自己的绘画创作从生物学的角度去研究,他画各种各样体态的男人和女人,他也画动物,但所有他画的人,必须是他所熟悉或者生活中接触的人或者物。 在他的作品中看不到肢体美,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孩童和动物,被失去血色的肌肤包裹着,肥胖臃肿的身躯,下垂的眼袋和乳房,耷拉布满皱纹的皮肤,苍白无力的肌肤和四肢,有如一个个破旧的人形被随意地弃置在画室的角落,地板上,肮脏的被单上。 除了裸还是裸,除了肉还是肉。人体在西方古典画派里是力量和美的化身,但在卢西恩·弗洛伊德眼里,他看中的不再是眼前的模特的身体,他更像是一个用眼睛和画笔去解剖人体的外科医生,我们可以看到在猪鬃毛厚重的颜料,以及有力的笔触下产生的痕迹,就像遍布人体的血脉和经络,一层又一层,颜料色彩下渗透出来的是精神的无力。 沉睡的救济金管理人 (1995) 油画, 151.3 x 219 cm 文字资料源于艺术国际(http://www.artintern.net/special/index.php?sid=96) 图片资料源于网络 知道这位还是源于巧合,但是意外看到了他的作品,他个人喜好除除却了人类理性规范一类的只剩下本能的肉体带来的感觉,痛苦、挣扎、扭曲都是人类肉块的一部分,理性/衣物不过是包装这些肉块的物件,除却了这些物件,个人的肉体还剩下什么?在他笔下,没有精致的“洋娃娃”。 他对文艺复兴时期的大部分艺术都有一种接近本能的憎恨。文艺复兴是一个重视人文主义精神的时期,而弗洛伊德的观念却正好相反:人永远也不能忘记他就是堕落主体这一事实。康德是第一个发现美学是可以与痛苦融合在一起的,弗洛伊德证明了确实是这样。 个人偏爱痛苦和美学的结合,但是在大学毕业之前可以说更加偏爱的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唯美”,甚至在笔触上都被导师问道“是否过于偏爱中世纪的风格了?缺少了个人的情绪”。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个时期的风格是“禁欲”,而弗洛伊德则是在“性”上过于执着的心理学家,任何意识都能扯到,但是这并不是说他是错误的,他夸大的是人的本能。 脱掉的衣服是伪装,剩下的肉体的语言又是什么?粗糙而堆积的肉块,在相对平滑松软的背景下显的越发扭曲。他的大部分作品:呆滞/冰冷/扭曲等都可以直接从画面上传递出来。 他的画不需要猜测,人物的表情直接就在脸上,甚至会被其感染。 绘画语言和技能,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述,但是个人觉得一副作品能直接传达情绪的就是一副好作品,和绘者的名望、技能都没关系。

Posted in ARTIST, comic & manga & artist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